手机看看微信 注册登录
0393-85810252303596506@qq.com

王晨百百科

2020-03-27 16:59:56   

王晨百

 编辑 讨论
王晨百,河南人,1987年生于濮阳,编辑、作家。著有长篇小说《河清之洗》、二十集电视文学剧本《兄弟在北京》、电影剧本《下辈子做你的新娘》。文章见于各大网络媒体,曲靖日报、《知心姐姐》杂志等报刊。
 
 
中文名
王晨百
国    籍
中国
民    族
汉族
出生地
濮阳
出生日期
1987年
职    业
作家
信    仰
佛教
代表作品
《河清之洗》《兄弟在北京》《下辈子做你的新娘

文学作品

编辑
《河清之洗》创作于(2005年——2015年)创作
作品序言
人活一世匆匆,竟有几人为自己真正活着。活着都是在为自家扮演角色,演得好便会博得满堂彩,若砸了,也只有充当小丑的份儿。他人演戏,好似假戏真演,看得中意,呵呵一笑又有什么。就像他人文章,读着好,但那终究是别人的。于钱一样,身上装着样式上是自家的,其实早晚不过是他人的。恰对物质与精神的需求,物质追求过多岂不很累,得不到又是痛苦。精神上虽无止境,但稍有些便不会空虚孤寂。如我作小说,他人文章甚多,言辞溢美,而己文笔拙劣,但写了总算不归别家,权充当些精神财富。文中内容久远,似如清末。当下人怎写得出陈年旧事,不过作者抚弄笔杆拿当事充古事说罢了。他人为鉴,则能见自身不足,以便于澄清自己,改善自己,直至生命殆尽。

文章梗概

编辑

《河清之洗》

封建末期,刘氏家族。刘府二少爷家兴被书童话语所诱,并为善所驱,禁不住去青楼和即要被卖的姑娘相见。家兴怜悯姑娘不幸,与她相爱,却造家人极力反对。家兴想方设法欲救姑娘脱离苦海,结果得知女孩已失贞操,谁知其中另有隐情,至生误解。家兴恼怒还家,又遭家法惩罚。
刘家大少爷不为世俗所羁,投身商海,返家途中偶救一青年,因而与聪明贤惠的李馨田姑娘相识,二人一见钟情。却不知,刘府老爷已为大少爷择其佳人,无奈之下,大少爷 刘家琦和不喜欢的姑娘成亲。几日后,刘家琦设法娶李馨田过门。大少奶奶 有名无实,造成与馨田仇恨。二人矛盾重重,李馨田受尽委屈。刘家琦心中惭愧,情急之下,外出做生意去了。
空房寂寞,日久生情。大少奶奶竟暗暗的喜欢上了刘家二少爷。恰逢她的丫头因要了二少爷一块玉佩,被赶出刘府。二少爷赔不是时,大少奶奶情不能禁,又为仆人靳嫂所见。靳嫂告知老夫人,二少爷再遭家法处置……刘家兴外出散郁却被诬杀人,锒铛入狱。老太太归咎于两个不争气的儿媳妇惹出来的 ,把二人赶出家门。纸包不住火,刘家老爷接回了大少奶奶,刘家兴接回了李馨田。老太太为稳住家兴,用计让使女配二少爷睡觉,家兴察觉,撵走了女孩子。
殊不知,刘家大少爷回来后,兄弟反目成仇。老太太稳住刘家琦,故旧计重施。刘家琦不喜那女人。女人心起郁闷,在深冬季节的晚上,身穿单薄的新娘衣赏盖着红头巾冻死在后花园的梅树下。
时间可以磨平伤痕。刘家大少奶奶生了个男孩,可她苦于往事,她对男子恨之入骨,即便小少爷也不例外,显些要了他命。老太太只得觅奶妈乳养。大少奶奶甚喜女娃,在李馨田双胞胎降生后,恰有一女婴,大少奶奶霸道的占为己有,二人矛盾益深。直至过年,刘家琦亦未还乡。
二少爷不娶妻室令老太太放心不下,老太太便收一义女为计,以期渐动二少爷之心。次年夏日,刘家琦死于外国人火枪之下。刘府办丧期间,刘家兴醉酒,本想劝慰大少奶奶,却误成苟合之事。家法过后,二少爷断腿一条。
老太太计谋未成,刘家兴得知义妹悲惨经历,心生怜悯,发誓好好爱她一生。二少爷因罚致病,病入膏肓。偏于此时老太太知道义女不贞,便认定是她身子污秽才染得家兴一身拙病,将义女家法责罚后,扔出府门。
刘府大势已去,撑府重任落至大少奶奶之手。刘府管家欺她女流之辈,劣相尽显。同病相怜,大少奶奶和李馨田仇怨化解,心生善念。

《兄弟在北京》

作品序言:
青春是人生中一道独特风景线,但凡活着的人都会经历青春。每个人的青春或多或少有几分相同,同样也有几分不同。青涩是青春的味道,夹杂着几分不成熟。或许有人说处在青春时期的人比较幼稚,总抱有憧憬与天真烂漫的情怀。而进入成人的世界,这种单纯气息便会悄悄远离你,已成为往事的记忆。
什么是青春,一个令人难以回答的问题,大概生下来就等同于拥有青春,一直等到你思想由不成熟变得成熟,身体由稚嫩变得强健,这个过程可以笼统的称为青春。这段时光,将是个多变的季节,因为恋爱而多愁善感,因为责任而压力倍增,因为迷茫而徒增苦恼。
不同时期的青春散发出来的魅力总是不一样的,青春是成长的痕迹,与财富无关,与无勾心斗角无关,它清纯不含一丝杂质,单纯二字概括青春最为合适不过。单纯好像很傻,其实并不傻,而是人性的本真。只不过进入社会之后,残酷生活把原本干净的心灵给蒙蔽罢了。
青春那会儿囊中羞涩,精神上却是积极向上的。青春属于消极与积极的集合,剥离消极,你会发现青春实际上洋溢更多的是朝阳的一面。人活着只有积极多出一些,消极减少几分,才能活得洒脱。否则,悲观太多,自信很少,将注定事事不顺。
处在青春时期并没觉得青春有多么宝贵,甚至感觉它平淡无奇。走过青春,才会羡慕处在青春期的男男女女。步入中年或老年的人,时常会想起往事一景一物。人人心中装有一部完美抑或残缺的青春故事,无论这些故事是好是坏,但它毕竟是人生一场经历,若干年后,它将注定成为一生之中最值得回忆的一部分。
作品简介:
刘一晨一个刚高中毕业的学生,在低学历的情况下如何进入社会工作,去哪里工作,成了年轻人的迷茫,在哥哥刘一诺的帮助下,刘一晨顺利来到北京北漂,刚开始做销售,刘一晨非常的不适应,于是辞职回家准备复读。刘一晨拿着稿件去出版社投稿,结果留在了出版社做保安,开始正式接触社会。
刘一诺在一次面试中结交了人生中第一个女友赵明月,两人进入了爱河,然而赵明月的姐姐始终不同意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赵明月的父亲来北京看望女儿,来至北京西站却被一名黑车司机骗到大郊区遭受打劫的经历,以致身体受到严重伤害。赵明月父亲在北京骨科医院接受治疗时,检查出来患有早期肿瘤病症。面对女友父亲的沉重医药费,刘一诺选择逃避,还是选择面对现实——八零人的责任观在此拉开了序幕。
刘一晨在表哥的鼓励下离开了出版社,开始多层次的接触社会,辗转期间做过多份工作,保安,工人,销售。最后应聘到一家家庭教育公司做讲师,稀里糊涂地和一名女助理来到江苏连云港、苏州、徐州、邳州四个地方幼儿园做家庭教育讲座,其家庭教育公司的约课师向各地幼儿园声称聘请的是清华的教育专家,讲座的目地就是为了销售没有多大实用价值的图书。在徐州做演讲的时候,女助理突然不辞而别,刘一晨认知自己被骗的真相,在困境中选择了返回北京,开始了新的北漂生活。
刘一诺通过网络平台结交了人生中第二个女朋友龚玉,起初两人不过是精神上的空虚而结识同居,龚玉是个虔诚的佛教信徒。龚玉怀孕做人流之后,两人正式进入了真正的恋爱。在过春节的时候,龚玉选择了去刘一诺老家过春节。
春节过后,一个陌生人的电话打乱了刘一诺和龚玉原本平凡的爱情生活。刘一诺通过电话了解自己的第二任女朋友是名发廊女,两人在痛苦中选择了分手散场。

《下辈子做你的新娘》

七十年代是个不好不坏的年代,农村普遍存在重男轻女和家庭暴力。张晓颖是老张家的第三个女儿,其父张季东一心想要个儿子,可老婆又没生出儿子,张季东对老婆拳打相对,并与其离婚。
二姐张晓丽将张晓颖接到自个儿家中养着。张晓丽身患疾病,由于家里穷不舍得去医院看病,最后病得实在受不了,便去卫生所看病,却不幸死在了庸医手中。从此张晓颖便和姐夫刘成相依为命。
刘成对张晓颖疼爱有加,对张晓颖视如亲兄妹一般,从小养到大,供给张晓颖上学。
多年以后,张晓颖长大成人。张晓颖高考复读那年,被同桌程俊生暗恋,而单纯的张晓颖却不知情。同班学生王东强看上了张晓颖,满身醋意的王东强叫人把程俊生教训了一顿。王振国是一个白天当警察晚上当土匪的人,在夜晚拿枪打劫了刘成一辆自行车。
七月高考过后,王东强骑辆摩托车来到邻村,骗小孩把张晓颖从家中叫了出来。王东强趁着天黑,对张晓颖动手动脚进行调戏。刘成及时赶来,一把推到王东强。王振国为了给儿子王东强出气,开车拖拉机带着一车人星夜来到刘成家中,打砸一通,将刘成打成重伤。邻居老大爷召集村里人手拿农具赶走王振国一伙人。
张晓颖收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邻村程俊生也考上了大学,录取通知书却被王振国动用关系盗取,并让王东强冒名顶替上大学。一天,程俊生来到张晓颖家中,询问高考情况时,得知张晓颖姐夫被打,他建议张晓颖带刘成去上访告状。王振国知道了底细,二次派人在夜晚悄悄爬墙进入刘成家中,打残刘成。为此,程俊生也受到了报复。胆大爱出头的程俊生联合村民,写了一张联名状,最终将王振国搬进监狱。
张晓颖为了照顾姐夫,撕掉大学录取通知书。刘成曾经对张晓颖无微不至地照顾,张晓颖看在眼里记在心底。儿时缺乏父爱的张晓颖对刘成产生了依赖心理,暗恋上比自己大十几岁的刘成,鼓起勇气向刘成表白爱意。刘成不希望自己毁了张晓颖的一生,便娶了一个邻村的残疾女人。
张晓颖心灵上蒙受打击,心灰意冷地嫁给了对她穷追不舍的程俊生。然而张晓颖的婚姻生活并非一帆风顺,两人结婚没过多久,程俊生便患上了尿毒症。因无力支付医药费,医院停止用药治疗。望着痛不欲生的程俊生,张晓颖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境。为了能筹到钱给程俊生看病,张晓颖被逼无奈出卖了身体与灵魂。
张晓颖在同学周雨欣的教唆下去了遥远的地方贩毒,张晓颖临走前托付周雨欣来照顾程俊生,周雨欣并没有履行诺言。程俊生拖欠医院费用,医院拒绝为重病的程俊生做治疗,程俊生在疾病地折磨中痛苦死去。
张晓颖因贩毒被抓捕,面对审讯,没有出卖同学,而是一个人承担了所有的罪与罚。刘成家中收到一封政府寄来的信,得知张晓颖已经被判死刑,刘成悲痛欲绝。刘成匆匆赶到监狱和张晓颖见了最后一面。面对刘成,张晓颖再次吐露心中的爱慕之意。
枪刑之后,刘成抱着张晓颖的骨灰坛踏上了回家的路。
《寒冬里夜晚卖菜的老人》
晚上下班回家从马甸桥东的南北地下通道经过时,总能见到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老人依偎通道的西墙而坐,身旁立个装有两个轮子的小拉车,面前摆着不太显眼的小摊,且不过是些普通的菜蔬,菜也很少。整整一个冬天,老人几乎是在地下通道打发过黄昏后的时光。
老人满头白发,戴着一顶单薄的帽子。岁月的年轮在老人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深浅不一的皱痕,她的眼眶塌陷得不轻,仅能看到一副充满忧郁不安的眼球。凛冽的北风毫不留情地刮过,通道的地面上散着冻人的寒气,拿脚走在上面便觉感凉气逼人。老人缱绻身子坐着,小摊和小拉车将她紧紧围住。但凡有人打她身边走过,老人便会叫喊两声,“卖菜,白菜、菠菜、萝卜。”老人声音沙哑,也很响亮,仿佛她的声音里充斥着哀求与对生活无奈地诉诸。细看老人的眼,是湿润的。
每次经过马甸桥地下通道时,大概在晚上七点半左右,回回能见到老人的身影。有几次加班,回家格外晚,经过马甸桥地下通道仍旧见到那个老人坐在地上卖少许蔬菜。我住在郊区距离马甸挺远,公交车里挤得厉害,且家中又不缺菜,因此很少关照老人的生意。想起来,心里边一直觉着有几分愧意。记得小时候,姥姥住在我们家,母亲总会把做得最好的饭菜端给老人吃,还不许我吃,当时我很抱怨。母亲却说,老人养孩子不容易,一辈子不舍得吃不舍得喝,把好的东西全留给孩子,老人或许吃完这顿饭,就没机会吃下顿,你还小,往后有的是时间吃好东西。
我不是一个善于言谈的人,胆量也不是太大,向来极少和生人说话,从未过问卖菜老人身后的故事。公司同事小李是大学新闻系本科毕业生,相对比较健谈,于是我把老人卖菜的事情说给了她听,她满怀同情心和我一处去询问卖菜老人的生活情形。在老人地摊前,我随意挑个菜花,老人小心翼翼地拿出一只小拉秤给我选的蔬菜称重,我赶紧拿出三块钱递给老人。小李和老人轻声搭起了话,老人右耳听不清,小李便提高声音向老人简单地提些问题。我侧蹲在旁边倾听老人诉说往事。
从老人的话语里,清晰地了解到老人已有八十四岁高龄。老人姓周,是从旧社会生活过来的人。老人原有两个孩子,因家里穷困不堪,不得已把一个孩子送给人家,留养一个儿子。老人的老伴先时做过干部,日子勉强过得去,两人辛辛苦苦将儿子抚养成人。儿子读完大学,又读了研究生,读完研究生又读了博士,最后去了美国留学,好像获得了个不错的学位。不知道在国内是不是找不到相应的工作,还是他故,老人的孩子留在了美国,似乎在美国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娶了媳妇,生了孩子,在家中俨然成了“家庭煮夫”,相妇教子来着,等到三十年退休后再回北京故土。老人掐指一算,儿子去国外整整已有二十七年。还有三年儿子便能退休还家,老太太嘴里念叨着。
我们问老人,孩子每年都回来看您么?老人摇摇头,说没有。我又问她,您儿子多长时间来看您一回?整整二十七年了,她的儿子从国外只回来过一次。那年老伴去世,老人打个电报,儿子才从美国匆匆忙忙赶来一趟,临走前给老人留下两千元美金。此后,儿子再也没有给老人寄过丁点生活费,自从老伴去世后,老人一点退休金也没有,在北京这样的大都市生存成本很高,老人的生活由此每况愈下,十分拮据。
老人曾经去有关部门申请过低保,因为老人有儿子,低保始终没有申请下来,老人曾经在最穷困的时候去地里挖野菜当口粮。有个好心女子,老人记得格外清楚,那个女子买过她的菜,同样询问过老人的生活情况。当女子得知老人生活很艰难时,女子主动帮老人申请低保,就是因为老人有儿子,不符合政策规定,低保对老人来说已是遥遥无期。
老人也要生活,只好自食其力,走大老远的路,去购菜,拉着沉甸甸的小拉车,在从马路上搬到四米深的地下通道,那小拉车和蔬菜的分量加起来足足有四十斤,偌大年纪的老人哪能经得起上上下下地折腾。为了生存, 老人把所有的苦与痛隐忍了下来。
地下通道里是不允许摆小摊位的,城管执法人员驱散小商贩,但总会对老人开恩一把,倒不曾赶过老人。老人对在这里的执法人员都很感激。老人将菜卖给他人,自己却从来没有舍得吃过好菜。穷困时,老人每天能吃的仅仅是喝棒子面,撒上一些不能卖的菜叶子。面对老人如此困苦不堪的生活,我们不敢再深问,生怕勾起老人过多心酸的回忆,那样只会令老人更加痛苦。
老人在马甸附近有自己的家,家里只有她孤零零的一个人。房子不大,却是自己的,那是老人老伴还活着的时候花五万块钱买下来的。如果没有那间可以为老人避风的小屋,老人或许活不到。
老人的房子眼下设若卖了,至少能值几十万。她完全可以把房子卖掉,把钱交付给养老机构,让养老机构来为她养老,也可免去风吹日晒夹行中奔波的劳苦。但老人没有那样做。老人一辈子过惯穷困日子,什么东西都极为珍惜,不敢轻易浪费。如果房子没有了,无疑等于要了老人的命。老人嘴里的一句话,我听得很清楚,要把房子留给儿子,不能让孩子在外漂泊一生,回到故土连个家都没有。
儿子没给老人寄过钱,老人没有一句埋怨,说钱要是寄错了,多不好啊。儿子二十七年没有主动看过老人一回,老人没有一句埋怨,孩子回来一趟需要花很多钱,他没工作,多困难啊。
快过年了,天冷到了极致,老人依然坐在地下通道卖菜来维持生计,她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再想念自己的孩子,孩子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团聚,难道还要再等整整三年吗……
该文章发表在《知心姐姐》杂志和曲靖日报。文章发表标题均有改动。
《海洋之变》由广东省海洋与渔业局、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办,南方日报、南方网、广东作家网、《作品》杂志社承办的"我心中的海洋"征文活动中,《海洋之变》荣获三等奖。
《她养了你 谁来养她》、《从南方到北方的二姨》该文章发表在《知心姐姐》杂志。《她养了你 谁来养她》发表名称更改为《不让妈妈再孤苦伶仃》。
《从南方到北方的二姨》在2012年中华散文征文中荣获一等奖。

生活箴言

编辑
贪心,会使人丧失原有的财富。
王晨百王晨百
戏剧终会结束,生活仍将继续。
红尘雨巷娇艳多,却笑伊人有几何。
天道酬勤天不负,虚怀若谷谷成金。
自信是自己给的,而非别人转嫁与你。
生活一旦不能自我主宰,烦恼便会纷至沓来。
不要让泪水淹没了你的存在,只要活着便有希望。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当代作家王晨百麦田中的守候
下一篇:四“宜”之城北海,中国家庭的第二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