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看看微信 注册登录
0393-85810252303596506@qq.com

周华芳:从陶工到紫砂高级工艺美术师的奋斗之路

2023-10-08 08:16:40    珠穆朗玛网

紫砂壶深受人们的喜爱,成为当下不可或缺的重要茶具之一,有茶水的地方,必然少不了紫砂壶的身影。人们不仅钟爱茶文化,更对紫砂壶情有独钟。虽然眼下不少紫砂壶是机器做就的,但仍有一批匠人在传承的古老的做壶技艺,他们被称为做壶人,其中就有周华芳。

周华芳,一位来自江苏宜兴丁蜀镇的普通女子,却以其对紫砂壶的热爱和执着,历经数十年,成为享誉海内外的紫砂工艺美术师。她以精湛的技艺和不懈的努力,让一把把精美的紫砂壶成为传承和弘扬中华民族陶瓷文化的重要载体。

她是六零后人,出生于江苏宜兴丁蜀镇,这是出产陶器与紫砂的一方热土。虽然父母没有从事与紫砂相关的行业,但自幼长在这方故土里,也就让她骨子里生出对紫砂的热爱。

她十岁那年,跟随父亲去镇里,有机会与同龄的小伙伴们走进紫砂厂玩,见到琳琅满目的工艺品,从而让她对这些瓶瓶罐罐产生了极大兴趣。在小时候,便就地取材,从地上挖些紫砂泥,玩泥塑,天马行空,自由自在。没想到儿时玩的泥巴成了一辈子要干的事业,她一辈子生在土里,奋斗在泥里,用一双巧手传承与编织自己的幸福生活。

中学毕业后,周华芳进入当地均陶厂,说起来已是1984年的事情了。初入均陶厂那阵,她还是一个尚未褪去稚气的少女,怀揣着对美好生活的渴望,一脚迈进吃饭的行当里,一脚迈进艺术的门里,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玩泥巴还上不了台面的学徒工做起,历时三年光阴的磨练,渐渐成长为能够独立制作陶器的女工。

这点说起来还是值得她引以自豪的事呢!因为当时学徒为十年,而她仅仅三年光景便可以独当一面。从最初的打坯子,到拉胚成型,经历了漫长而枯燥的时间,好在苦心人天不负,在单调的工作中,练就了一身过硬的基本功。

在厂子里挣工分,一天八个钟头,大概能做十几只陶器。早期陶器比紫砂壶名贵,慢慢的紫砂壶赶超陶器,成为炙手可热的器物。

九十年代中期,厂子里的陶器生意便萧条下来,在看周边个体工商户生意却是红红火火,因为厂里东西不好卖,每天只能做半天工。为了能够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每天下班后,周华芳都会去个体户打工,为人家制作陶器,到了晚上自学紫砂壶制作。从做陶器到做紫砂壶,经历的十四年才有缘与紫砂结下不解之缘。

想要干好一件事并非一朝一夕的事情,周华芳为此下了不小的功夫。自学没有悟性是不行的,好在一门通,门门通,周华芳根据紫砂壶名家顾景舟先生的款式来做了人生中第一把紫砂壶,而这把壶用了七天时间才做成。烧制出来后,拿着自己的与原作品一对比,她发现自己做的紫砂壶比例瘦高。于是她接着模仿原壶来做,直至做到第十把,她才觉得满意。

到2012年,她才做出人生中的第一把原创紫砂壶,名为圆方壶,这款壶用了整整两天时间,当时参加了全手工比赛,并取得了优秀奖,这是她第一次参赛取得这样的好成绩,激励着她做原创精品紫砂壶的决心。

由于长时间的坐在泥凳前做活,一天下来做活都会超过12个钟头,她在2000年那阵,身体健康出现异常,久坐导致腰部疼痛,长期低头导致颈椎病,引起头晕不适症,以致于身体干家务都十分困难。而疼爱她的丈夫主动承担了所有家务,让她好有休息的时间。

2010年那阵,周华芳的儿子在苏州念大学,由于家境不太好,她的儿子便勤工俭学,在业余时间做起紫砂壶推销的生意。在老师的帮助下,她的儿子在苏州起初弄了一间工作室。尔后在一位贵人帮助下,当年在苏州开了一家紫砂店铺,她的儿子一边上学一边创业。

2011年中旬,周华芳前往苏州帮助儿子一起经营店铺。那会店铺一个月需要六千元的租金,几乎入不敷出,每天睁眼闭眼都要出去两百块钱,而这笔钱却没有着落。平常周一到周五,她便坐店销售紫砂壶,既有自己的作品,也有批发来的紫砂壶。到周六日,儿子看店,她去苏州老文庙去摆地摊卖紫砂壶,纵然日子艰苦,但生活却很充实。

由于店里生意不好,为了节省不必要的费用,她便从老家拿来泥料,看店的同时一边做紫砂壶。当别人看到她会做紫砂壶的时候,便找她制定紫砂壶,慢慢的定制紫砂壶成为店里主营的项目。

总有人问她属于什么级别,她对此是没有概念的,因此她此前从没有过任何头衔。别人告诉她在这个圈子混,不仅作品要硬,更要有几个头衔才是好的,作品才好买上价钱,否则没有任何头衔,作品只能籍籍无名。一番话激励着周华芳考证的信念,最初考了一个助理工艺师的职称,再到后来多次参加考试,荣获工艺美术师、国家级一级技师、苏州市工艺美术师、中国高级工艺美术师,并成为宜兴市陶瓷协会会员、宜兴市女陶瓷协会会员、中国紫砂研究会理事,同样入选文化部艺术人才中心艺术人才库,获得过江苏省电视博览节目(紫砂艺术家)称号。

她并没有被这些职称名誉冲昏头脑,仍然踏踏实实做自己的紫砂壶,基本上一天一干就是12个钟头,不断打磨自己的工艺品。

有个南京小伙子来苏州,见她紫砂壶做得漂亮,便定制一把吴经提梁的紫砂壶,于是周华芳便做了两把这种题材的紫砂壶,将其一把拿到店里,等着南京小伙买去。有一次,来了一个西安的古玩人,在她店里一眼看中吴经提梁的紫砂壶,分外喜欢,一心想要买去。周华芳告诉那人,这把贵,你可以要其他的,还便宜。但是那人不在乎贵不贵,坚持要这把紫砂壶,他本身是搞古玩的,对这把壶非常感兴趣,再贵也要。出于对方至诚,周华芳便把吴经提梁的紫砂壶卖给了西安的客人,从此他们成为朋友,后来这位朋友从周华芳手头定了不少的紫砂壶。

由于身体的缘故,周华芳在2019年做了一场手术,此时她的儿子在苏州已经有了一处会所,而店铺不怎么常去。周华芳因身体不大好,故此苏州开的那家紫砂壶店便关了门。靠之前积累的人脉,许多人喜欢她做的手工壶,朋友认可,进而相互介绍,倒也不愁销路。

她的儿子格外优秀,担当紫砂壶文化推广形象大使,在一定程度上也让她能够安心坐在家中安静的来做紫砂壶。

当问及周华芳是否触电开直播时,她坦言道,自己最早在快手上开直播,仅仅直播制作紫砂壶的工艺流程,全程不讲话,更不涉及销售。也有人在直播间问价,但她没有及时回复过,因此也从未在网络上产生过交易。而今她在某音上经常性的直播,直播只展示不销售紫砂壶,从不带货。因为做一件工艺品需要全神贯注,丝毫分不了心。通过直播紫砂壶制作的全过程,她只是想让别人知道还有这样的群体,他们在默默坚守手工制作,这是一群人的生存画卷。

网络直播是否回对传统手工业紫砂壶制作带来影响?她的回答是必然的,有很多直播间卖的紫砂壶特别便宜,甚至一两百一只,看起来壶体十分光亮,铺天盖地的紫砂壶真假难辨,她也从不关注这些,因为她做的全是定制紫砂壶,实实在在的泥料,过硬的工艺美感,才是传统做壶人的生存根本,没必要去凑那种热闹,况且真正做壶的人也根本没有那个时间去开直播叫卖自己的货物,相信物叫人点首自来。

她目前一般只做全手工和纯手工的紫砂壶,纯手工快则一天做两只,基本上一天只能做一只。而全手工的,一只则要花上两三天的功夫,一个月难做到六十把紫砂壶。她每天工作时间很规律,几乎一天在泥凳上坐九个钟头,早晨三个钟头,下午三个钟头,晚上接着做活三个钟头,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偶尔创作一下新品。

紫砂壶成型、晾干,下一步就要进入窑中烧窑。如今已不是柴窑时代了,基本上都是用集体气窑烧制。气窑可以很好的烧出原有本色,如果感觉不太满意,甚至可以将其放入窑中反复烧制两三次,而一次烧制时间长达十几个钟头。反复烧成本必然贵了,但越烧越好看,为了作品的美感,也是值得的。

周华芳希望大家接受她的作品,喜欢她的手工紫砂壶。她并不担心机器做出的便宜紫砂壶对传统手工高价紫砂壶带来的影响,因为它们的适用人群不同,就像十元的衣服也有人选择,而上万的衣服照样有人买,做好自己的东西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虽然自己的头衔职称不少,我只希望大家知道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做壶人就可以了,走自己的路,做自己壶,那么口碑必定差不了。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薄氏珍宝馆长收藏家薄维谈 从“淄博烧烤”展望古玩行
下一篇:薄氏珍宝馆长薄维:2023年回顾 收藏家的独特视角与跨界创新